{青青青国产费观看视频

                    新聞資訊 News Center

                    俠客島:“抵制新疆棉花”,一場設計了一年多的陰謀:

                    日期: 2021-03-29 09:37:49
                    瀏覽次數: 12
                    一些政府、企業資助表面上“客觀中立”的研究機構和智庫撰寫報告,媒體和政客再拿著這些報告當作證據去炒作和推動議程,最終落實到對中國經濟、產業和就業的打壓。這也就是為什么中國公眾最初看到新聞會感到“困惑”。畢竟,都什么年代了,還說中國存在“強迫勞動”!

                    新疆棉花(圖源:網絡)

                    這兩天,服裝品牌H&M的一紙“抵制新疆棉花”聲明,引發軒然大波。因為背后一個名叫BCI的國際非政府組織,此事還波及更多中國消費者熟悉的品牌,例如耐克、阿迪達斯、GAP、NewBalance等等。

                    中國外交部、商務部等已作出強烈回應,淘寶、天貓等電商平臺開始下架H&M商品。一些國際大企業賺中國的錢卻挑釁中國底線的做派,讓人憤慨。

                    這些國際大企業為什么要抵制新疆棉花產品?其理由和動機是什么?真是所謂的反對“強迫勞動”嗎?

                    簡單說一下最基礎的動機鏈。

                    這些企業聲稱自己抵制新疆棉產品、取消使用新疆產品供應鏈,是基于BCI對新疆棉產品的取消認證。

                    BCI即瑞士良好棉花發展協會,是一個總部位于瑞士日內瓦的國際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印度、巴基斯坦、倫敦設有辦事處,成立于2009年,脫胎于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發起的諸多倡議之一。該組織聲稱,棉花的生產過程容易受到不良的環境管理和工作條件的影響,因此需要為農民提供培訓,促進行業可持續發展。

                    上述提到的品牌商,都是BCI會員。BCI經費的重要來源是會員繳納的會費。2018-2019棉季,該組織認證的良好棉花全球產量為560萬噸,占全球棉花產量的22%。中國良好棉花產量占全球良好棉花產量的15%,BCI認證的中國棉農共生產89.6萬噸良好棉花。該組織年度報告稱,中國是僅次于巴西和巴基斯坦的全球第三大良好棉花生產國。

                    既然中國棉花質量不錯,BCI為什么會突然取消新疆產品的認證呢?

                    事情發生在2020年3月,當時BCI發表聲明,稱新疆地區“持續存在強迫勞動和其他侵犯人權的指控”,因此取消了對中國新疆棉花的相關認證。

                    BCI這份聲明是不是很眼熟?是的,H&M的聲明也有類似說法,都是因為一些外媒和外國政客指控新疆地區存在“強迫勞動”。

                    事實上,外媒對新疆存在所謂“強迫勞動”的報道已經持續了好幾年。就在去年1月,BCI還表示將繼續在新疆運營,因為在此前的7年間,該組織一直與新疆棉農合作,沒有發現任何“BCI項目農場存在強迫勞動的證據”。

                    2020年1月還沒有發現任何證據,3月就取消了相關認證。兩個月內,態度發生180度大轉彎,為什么?

                    (截圖來源:BCI官網)

                    在“強迫勞動”等污蔑性報道中,至少有兩個關鍵點:

                    一是當時的特朗普政府開始拋出所謂新疆存在“種族滅絕”的議題。

                    二是一個名為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簡稱ASPI)的反華智庫,于2020年3月1日發布了一份報告,題目就是《販賣維吾爾族:疆外的“再教育”、強迫勞動和監控》。報告洋洋灑灑數萬字,列出了一系列新疆存在“強迫勞動”的各色證據。

                    于是,一些外媒和西方政客像蒼蠅聞到了臭味,不遺余力地在國際輿論場煽動新疆話題。以美國為例,一些議員隨后便要求“停止進口新疆產品”,還提出所謂的“維吾爾強迫勞動預防法案”。

                    換言之,在抵制和打壓新疆棉產品事件上,有著“ASPI報告—政客媾和媒體推動議程—BCI取消認證—品牌商跟進”這樣一條明晰的操作鏈。

                    但作為源頭的ASPI報告,真實性如何呢?

                    其實在去年該報告出臺后不久,中國外交部和一些媒體、智庫對此都曾有過回應和分析。只不過,品牌商作妖今年才發生,讓外界覺得這似乎是件新鮮事。

                    島叔看了這份報告,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這些人指控“新疆存在強迫勞動”,并不針對在新疆的棉花種植和生產領域存在“強迫勞動”,而是指新疆勞動力自發或有組織地到中國其他省份和地區去務工。

                    《山海情》大家看了吧?水花等人為了擺脫貧困,縣里組織女工到福建企業打工。這樣的東西部協作扶貧方式,在中國大地上很正常,也充分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而這家智庫卻將此稱為“強迫勞動”,聲稱這是違反少數民族群眾意愿、軍事化管理、不尊重宗教和民族習俗。

                    但就是這么一份荒謬透頂的報告,居然被西方媒體、政客、NGO組織乃至一些企業和個人煞有介事地拿來當作“呈堂證供”,說:看吶,中國在新疆搞的就是現代奴隸制啊,要打壓,要制裁!

                    針對新疆赴內地務工人員的情況,3月23日,暨南大學傳播與邊疆治理研究院也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名為《“強迫勞動”還是“追求美好生活”?——新疆工人內地務工情況調查》。

                    報告的兩位作者尼羅拜爾·艾爾提博士和陳寧博士均是新疆人。他們寫道,偶然間讀到ASPI這份報告后,“無論是作為新疆本地人或是社會科學領域的青年研究者,筆者認為這篇報告的指控是令人震驚的。在當今世界,任何形式的強迫勞動都是不能被接受的,強迫勞動既不符合中國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也得不到道義上的支持?!庇谑?,他們訪談調查了在5家廣東企業工作和生活的70名新疆少數民族務工人員,發現澳大利亞智庫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暨大這篇報告網上可以下載到全文,建議大家讀讀,真正用事實說話。

                    (截圖來源:《“強迫勞動”還是“追求美好生活”?——新疆工人內地務工情況調查》)

                    其實,外媒早就起底過ASPI的背景。據美國“灰色地帶”網站報道,2012年以來,ASPI逐漸成為誹謗造謠中國的“急先鋒”,大肆散播“中國威脅論”,就涉疆等問題炮制大量不實的“研究報告”。該網站稱,所謂“強迫勞動”報告實際上是美澳反華勢力精心策劃的公關活動,旨在升級美國對中國發動的新冷戰,顛覆中國政權。

                    據“灰色地帶”報道,“ASPI涉疆報告”由英國外交部資助,報告第一作者為該機構研究人員、澳籍華裔記者許秀中。ASPI還將阿德里安·曾茲(即被中國制裁和起訴的“鄭國恩”)奉為“新疆問題專家”,該機構發布報告主要依據此人的“研究”。鄭國恩2016年開始在網上頻頻發表涉疆言論,聲稱自己干涉新疆事務是受“上帝指引”,是“神授予了他反華使命”。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報》則發表過題為《澳大利亞“中國觀”轉變背后的智庫》的文章。報道稱,ASPI成立之初,澳大利亞政府通過國防部為其提供資金,每年400萬澳元,并至少持續到2022年,這是ASPI的主要資金來源。同時,該智庫已經從“美國國務院全球參與中心”(負責人為美國前CIA官員)獲得近45萬澳元的資金,用于跟蹤中國與澳大利亞大學合作的研究,“詆毀”澳研究人員。

                    這個智庫的年報中寫道,除了澳大利亞政府撥款外,還有幾類資金來源:一是武器制造商,如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美國雷神公司、美國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等(其中一些已被中國制裁);二是科技公司,如微軟、甲骨文、澳大利亞電信和谷歌等;三是外國或地區政府,其中許多視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盎疑貛А狈Q,這些境外資助方包括北約、美國國務院、英國外交和聯邦事務部以及日本政府等。

                    “ASPI報告”由英國外交部資助(圖源:“灰色地帶”網站)

                    說到這兒,其實大家也能看明白了:一些政府、企業資助表面上“客觀中立”的研究機構和智庫撰寫報告,媒體和政客再拿著這些報告當作證據去炒作和推動議程,最終落實到對中國經濟、產業和就業的打壓。

                    這也就是為什么中國公眾最初看到新聞會感到“困惑”。畢竟,都什么年代了,還說中國存在“強迫勞動”!中國又不是美國,1968年的得州還真存在棉花農奴,21世紀初還有一些州沒有立法廢除奴隸制。至于中國的少數民族和宗教政策?我們有特朗普那樣的“穆斯林禁令”嗎?

                    拿這個說事,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今天,新疆方面發布聲明說,曾反復邀請歐盟駐華使節來新疆實地看一看,親自看看有沒有“強迫勞動”,可對方百般推脫、就是不來。中國倒是早就邀請了許多穆斯林國家大使到新疆訪問,看過的人自然知道新疆根本不存在什么“強迫勞動”。

                    (圖源:俠客島微博)

                    有網友說得挺好:西方指責新疆的種種罪責,都是他們曾經干過的:種族滅絕、宗教歧視、集中營、強迫勞動、奴隸制……西方在操弄新疆話題中,可以說把自己的歷史都放進去了。

                    統計數據顯示,新疆有一半以上的農民(約700萬人)從事棉花生產,其中少數民族約占70%。新疆棉花是當地種植戶特別是南疆維吾爾族聚居區農民的主要收入來源。棉花及其下游加工產品的收益關系到數百萬新疆農民的生計和生活。世界棉花看中國,中國棉花看新疆。截至2020年棉花生產季結束,新疆棉花總產、單產、種植面積、商品調撥量連續26年位居全國第一。

                    說到底,所謂抵制和打壓新疆棉花,是西方反華勢力打出的又一張“新疆牌”。從頭到尾理一遍這個套路,就會看清其中到底有多少虛假偽造、無中生有。

                    文/明日綾波

                    編輯/九段、云歌


                    關閉窗口】【打印
                       
                    地址:深圳市寶安區石巖街道料坑聚友工業園3號廠房
                    電話:0755-23076048
                    傳真:0755-23215615
                    郵箱:szstcb@163.com
                    Copyright ?2017  深圳市匯成廚房設備有限公司
                    X
                    1

                    QQ設置

                    5

                    電話號碼管理

                    • 0755-23076048
                    6

                    二維碼管理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等待加載動態數據...

                    展開
                    青青青国产费观看视频